河北牺牲警察与妻遗体告别 群众沿路数公里送别

河北牺牲警察与妻遗体告别 群众沿路数公里送别

河北牺牲警察与妻遗体告别群众沿路数公里送别

图为去遗体告别时车队途经沧州市公安局。 徐超 摄

河北牺牲警察与妻遗体告别群众沿路数公里送别

图为警察战友敬礼致敬。 徐超 摄

河北牺牲警察与妻遗体告别群众沿路数公里送别

图为遗体告别仪式现场,一市民打出“兄弟 走好”。 徐超 摄

中新网沧州6月13日电 题:挥泪送别英雄:薛大哥,我只想送送你

作者 陈林 李萌 张春明 穆玉良

“我腿脚不方便不能去肃宁,一大早就和媳妇赶到这里,只想送送薛大哥。”12日,在距沧州市殡仪馆不远的路上,左腿截肢的伯永明看到灵车经过时下意识往前挪动了一下双拐,哽咽地说。

一旁树上悬挂着的黑色条幅,写着他对薛永清和妻子想说的心里话——一路走好。

12日,处置肃宁特大持枪杀人案中英勇牺牲的警察薛永清和不幸离世警嫂刘文娟的遗体告别仪式在这里举行。

“没有他,就没我一家子的今天。”伯永明有些动情地说,多年前,薛永清在工作中和收废品的他结识,见他家庭困难就给他介绍卖啤酒,张罗找门脸儿帮他开店铺……

得知薛永清牺牲后,未能去肃宁看望,成了伯永明心中一直放不下的痛。采访中他多次流泪重复说,“真想去”、“可惜我腿去不了”。他身后不远处,是一辆破旧的人力三轮车。

此前的12日上午,薛永清、袁帅(该案牺牲的另一警务人员)的追悼会在河北省沧州市肃宁县举行。河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周本顺,公安部党委副书记、常务副部长杨焕宁同社会各界千余人参加了追悼会。

会场外,沿路数公里站满了为他们送行的人。“亲爱的战友永远活在我们心中”、“人民公仆 肃宁卫士”、“肃宁天地间 断肠哭永清”……一幅幅悼念的条幅或手写或打印,道出了人们心声。

71岁的高淑华老人指着远处沿路的人群对记者说,“他们是为咱们老百姓离开的,看,大家心里都记着呢!”。

追悼会后,有关部门护送薛永清和刘文娟的遗体到沧州市殡仪馆。在沧州西高速出口处,一排排警察拉起了“战友我们接你回家”、“警嫂我们向您致敬”等条幅,敬礼致敬。

市区沿途,许多群众沿街肃立,目送车队经过。在迎宾大道一交口处,看着灵车缓缓驶来,多位执勤的交警站成一排举手敬礼。虽然他们忍着悲伤并不言语,但眼眶里的泪水还是在不经意间流过脸颊。一名交警表示,因执勤不能到殡仪馆,所以他们选择警察特有的方式向战友致敬。

当车队经过薛永清工作过的市公安局和夫妻生活过的小区时,道路两边许多打着条幅的民警、市民已泣不成声。一旁治安岗亭上的电子屏上,此时也打出了“战友走好、警嫂走好”。

通往殡仪馆的最后一个路口,停着多辆出租车,放弃赚钱的司机师傅们手持A4纸张打印的“向英雄致敬”、“英雄一路走好”,来送别素不相识的警察、警嫂。

殡仪馆院内,看着已排到大门口的人群,工作时间和多位同事请假而来的孙娜说,这么多素不相识的人来送行,是源于普通市民对好警察发自心底的敬重。

薛永清,生前系肃宁县公安局政委。从警26年来,曾荣获省优秀人民警察、全国经侦系统先进个人等荣誉。6月9日凌晨在围捕手持双管猎枪的犯罪分子时,冲锋在前的他不幸被犯罪分子持枪击中,英勇牺牲。10日凌晨,爱妻刘文娟悲伤过度,纵身一跃寻夫而去。

10日,受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郭声琨委派,公安部党委委员、政治部主任夏崇源赴河北省肃宁县,代表郭声琨和公安部党委向薛永清、袁帅和因过度悲伤离世的薛永清妻子表示沉痛哀悼,并看望慰问牺牲民警的家属。

日前,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公安部已追授薛永清为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模,河北省委、省政府追授其“人民卫士”荣誉称号,省政府评定为烈士。(完)

(原标题:河北牺牲警察与妻遗体告别 群众沿路数公里送别(图))

编辑:SN117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别把高考状元说得那么差

日前网上流行两份名单,第一份名单:傅以渐、王式丹、毕沅、林召堂、王云锦、刘子壮、陈沆、刘福姚、刘春霖。第二份名单:李渔、洪昇、顾炎武、金圣叹、黄宗羲、吴敬梓、蒲松龄、洪秀全、袁世凯。设问:哪份名单上你认识的人多一些?


贪官情妇还能继续为官吗

与贪官案发受到党纪国法严肃处理不同的是,他们的情妇下场大多比贪官情夫要好很多,鲜见有情妇与贪官一起坐牢的,即便受到党纪政纪处分的,大多也是不做顶格处分,保留党籍工作籍的不少,有的甚至连姓甚名谁都不公布。这也太便宜她了吧?


问题真相不要总等着“倒逼”

一则消息在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的学生微信朋友圈疯传,“珠海北师最热门的选修课教师戴湘涛,因将两个课堂上玩手机的女生请出教室而被女生举报,遭学校以教学事故为由辞退”。传闻引发了学生热议。


孩子,为什么要喝农药自杀?

太穷了,不应是死之因。村民说,他们是集体喝农药自杀,但这个结论却让人难以置信,最大的孩子才13岁,小的也才5岁,他们有集体自杀的意识吗?一家4个孩子喝农药自杀,不管是真是假,这个悲剧都让人心痛滴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