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高中师生与军训教官冲突始末还原

湖南高中师生与军训教官冲突始末还原

湖南皇仓中学高中新生军训时与教官发生严重冲突。这一事件很快引发网络热议。本刊记者走访学生、教师、校方、人武部等多方,试图还原事件始末。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吴子茹(发自湖南 龙山县)

龙山县人民医院4楼走廊尽头一张病床,湖南皇仓中学被打教师刘运杰背靠着白色的墙坐着,皱着眉头。腿上、身上全是青紫的伤。

8月28日,湖南军训伤人事件第四天。40名受伤学生和1名老师分别住在龙山县人民医院第一、第二住院部。医院床位紧张,刘运杰和一些学生的病床就设在医院的楼道里。

学生和家长情绪仍然激动,医院里吵吵嚷嚷。县城的出租车上、路边饭馆里以及任何有人聚集的场所,人们几乎都在议论这件事情。网络上,关于“湖南军训教官打人事件”的讨论也铺天盖地。这座湖南湘西不知名的县城,一时间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风雨之前

8月24日下午五点多。刘悦琪下班后回到家里,照例给在皇仓中学带高一班主任的丈夫刘运杰打了个电话。电话里,刘悦琪随意叮嘱了几句,丈夫“跟平常一样,听起来没什么异常。”

晚上九点,一个朋友打来电话,语气急切地告诉她,“快来医院,刘运杰被打住院了。”赶到医院时,丈夫还在昏迷之中。有人告诉她,“是被军训教官打的。”

和刘运杰一起受伤住院的还有40名高一学生,其中多是刘运杰带的20班学生。冲突中,有1名教官受伤。为避免冲突,他被送往县里另一家医院救治。

据推算,双方大约在六点左右发生冲突。那时刘运杰应该接完妻子电话后不久。下午5:50,班主任刘运杰组织学生在操场列队,按规定,晚上的军训将在十分钟后开始。全年级24个班的队伍已经站好,但教官并没有如常出现在队伍前面。

20班一位姓张的同学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同学们当时心里隐约还有些担心,“教官是不是还在生我们的气,不给我们搞军训了?”

就在一个半小时前,四点二十左右,20班师生和教官们发生了一场不愉快。但很快,双方握手言和。

在关于皇仓中学军训打人事件最初的传闻里,传的是军训教官“调戏”女学生,引起班上的男生们不满。但这位同学告诉记者,其实同学们和8班的教官就是互相开玩笑,一群同学把教官“撑在地上”闹着玩。按照当地方言,“撑”大致可以理解为“推倒”和“压倒”的意思。一群人叠罗汉一样压在教官身上,嘻嘻哈哈地打闹。另几位同学也证实了这个说法,“真的只是开玩笑,我们也以为教官在跟我们开玩笑。”

但当时,别班的教官们误认为这位教官被学生们打,赶紧跑过来,“凶巴巴地”拉开了堆在地上的十几个学生。随后,这些学生被罚在地上做俯卧撑。教官们用脚踢学生屁股,班主任刘运杰觉得动作太过了,“不对头”,就走上前去劝说,未果,他接着跑去体育场主席台上找教官的带队负责人调解。最后,这场玩笑,以20班全体学生上前逐个向8班教官道歉而结束。 这是皇仓中学高一新生军训第三天,同学集体道歉后,8班教官脸上也露出笑意,“还和我们班主任握了手,说没事,就是一场玩笑。”20班一位学生说。随后,晚饭时间到,大家就都散了。

皇仓中学高一共有24个班,每个班大约80人,共两千多名学生。军训开始前,他们在一起上了二十来天课。彼此还不熟悉。

按照规定,高中军训的时间是七天,内容基本上就是稍息立正、列队、站军姿。高一的学生相对听话,一切都还不熟悉,“教官让做什么就做什么。”至于本班(20 班)的教官,大家只知道他姓田,“总体上感觉人还可以。对同学也没有特别凶。”

学生们在操场列队等待大约五分钟后,十几位教官一起出现在学校大门口,各自出现在自己带的班级前。“班上同学都特别开心,都松了一口气。”但让人没想到的是,很快,“一切就突然变了。”

“打错了,这是19班”

来医院探望同学的一位19班学生回忆,教官们迟到五分钟后来到军训的操场,分别走到各班队列前面。但很快就有人吹响集合哨,教官当中有人喊:“刚才喝酒的教官集合!”“没喝的也集合!”有人补充了一句。

学生和老师感到这一举动不太寻常,但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教官很快站成两列,踢着正步,齐声喊着“一二一”的口号,走到19班队列后面。“这是20班吧?”有教官问。还没等人回答,一边就有教官开始踢打队列中的学生。直到有人大喊“打错了,这是19班!”这些人才停住手脚,转去20班队尾。

今年皇仓中学军训教官总人数28人。接受记者采访的众多学生中,有人说打人时,教官应该全都来了,也有人说来了十几个,最肯定的答复是“至少十五个以上。”

20班一位姓张的同学回忆,教官们走过来后,本班的田教官告诉他们:“你们班军姿站不好,我请几个教官来帮你们纠正军姿。”随后,教官们开始用脚狠踢学生和用手肘打人。“一边打,一边嘴里骂着不干净的话。”

一个学生被踢得当场蹲了下去,一位教官严厉地呵斥他“站好!”随即又继续朝他踢打。

学生们没反应过来,都站着不敢动。站在队伍前面的女生被吓得哭成一片。

班主任刘运杰连忙走上前去理论,“你们不能这么打学生”。但没有人听他的。他再次转身跑去主席台找领队,一边拿起手机拨打120,随后又打110。一位教官冲他叫喊“手机放下!”刘运杰没听,继续拨打110。

一群教官中有人大声问,“搞不搞他?”

“搞他!”有人回答。

几个人冲上来就打掉了刘运杰的手机。见到班主任也被打了,一群学生蜂拥上去。他们试图拉开教官,但反而被拳打脚踢。事后被免职的一位乡镇武装部部长回忆,当天晚饭时,一位教官在学校食堂门口中暑晕倒了,他忙着去处理这件事。对之前这些教官和老师、学生不和的事件,“就没有太放在心上。” 随后就有人跟他汇报说,教官们不想吃食堂了,想去外面餐馆吃饭,“改善改善生活”。他随口回答:“不用理他们,都是些小孩子,砍什么馆子!”(注:吃大餐)但他们后来还是出去吃饭喝酒了。

皇仓中学是由私人出资兴建的学校,校董事长陆继勇在安抚家长的会上也这样说,“教官可能觉得学校的饭不好吃,”一些人不顾军训纪律,“跑到学校外面吃饭喝酒去了。”

会上,同学们补充说,根据头一天县领导的座谈会上通报,这些出去喝酒的教官,共喝了16瓶啤酒,16瓶稻花香。稻花香是当地流行的白酒,每瓶大约2两。

“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写”

直到现在,学生们也表示没太闹明白,“教官后来为什么又突然翻脸打人?”

据校董事长陆继勇含糊的解释,他们“可能是对学校和教官领队有不满”,但又不敢对领队怎么样,学校又是一个整体目标,“只好把怒气发在这些学生身上。”

据内部消息,负责此次军训的28名教官中,除两位乡镇武装部部长和一些有公职的人员外,多是从社会上招募而来的退伍军人,其中很多人非常年轻,最小的才24岁。有人跟学生炫耀,自己“在塔沟武校当过班长。”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教育法》规定,“高等学校、高级中学和相当于高级中学的学校学生的军事训练,由学校负责军事训练的机构或者军事教员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组织实施。军事机关应当协助学校组织学生的军事训练。”

皇仓中学高一新生军训的这批教官,由县人武部统一招募安排,学校方面出资聘请。来到皇仓中学之前,这批教官刚刚结束他们在龙山县高级中学的军训。按照皇仓中学董事长陆继勇的说法,“本来就比较累,另外学校伙食开得没有高级中学好,可能心里对学校也有气。”

龙山县高级中学一位高一学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教官在给他们军训时,晚上就经常喝酒,站在队列前面红着脸,“酒味特别重。”去年军训时,龙山县高级中学就有两名学生被打得住院。但因为算是“个别事件”,没有引起大范围关注,“被压了下去。”打人教官的处罚最后也不了了之。

皇仓中学军训事件后,县政府迟迟没有介入。直到有人把事件放到网上,事件经过一轮激烈的传播后,第二天晚上才发表了一个简单的声明。接着,舆论继续发酵了一天,26日晚上,盖着龙山县人民政府大红公章的“关于皇仓中学军训期间发生师生受伤情况的通告”出炉,再一次引发争议。

通告中描述,事件由20班女生“田某”主动找8班教官毛某搭话引起。原本因保护学生被迁怒挨打的班主任刘运杰,被描述为学生们挑事的唆使者,并且作出“暂停班主任职务”的处理决定。

通告被张贴在民族宾馆外和人民医院入口处。据一位张姓学生家长说,他们原本在等待政府介入,“帮助处理这件事。”这时候他们突然发现自己“搞错了”。自认为代表正义和无辜一方的他们,在政府的正式通告里,逆转为肇事者。

医院里,受伤学生和家长被愤懑、委屈和失望的情绪笼罩。“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写?”有人这样问。

20班的学生、纪律委员张青青气愤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再也不相信他们讲的话了。一个字都不信。”他是受伤最严重的学生之一,右手胳膊用绷带吊着。

整个事件中,张青青说自己本来一直在帮着维持纪律。他自己被“纠正军姿”挨踢时,也一声不吭地忍着。但后来老师被打,连女同学们都冲上去了,他终于忍不住,也冲了上去。

“学校一直说要我们相信他们,他们会处理的。我们都被打成这样了还要我们相信他们。又出了这种颠倒是非的告示,到最后我们还敢相信谁!”张青青躺在病床上对记者说。

反转的剧情

据通告描述,整个军训冲突的起因是20班的田某。8月24日下午军训休息时,田某主动问起旁边8班的教官毛某“是哪里人”,但毛某两次没有回答,“她便向毛某的后衣领外淋了些沙子。”

但该女生田某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下午军训休息时间,学生们和教官盘腿坐在地上休息,大家在互相说着闲话聊天。她扭头问右边邻班几个女生,“你们是哪个班的?”这个班的教官,即通告里提到的“毛某”,正侧身盘腿坐在两个班级中间,他听到问话后,可能以为是问自己,回头对她“难以形容地”笑了一下,没说话。

按照“田某”的理解,这位教官的笑,本身就带着开玩笑的意味。内涵可以理解为“偏不告诉你,看你能怎样?”“田某”问了两次,教官回头笑了两次。“田某”性格本就大胆活泼,“看到这位教官开玩笑,顺手从面前地上抓了一小把细沙碎石,往教官那边抛了一下。”见对方没有反应,右手上还粘着两三颗碎石,她随手又扔了出去。

教官毛某这时转过身来,拿出一根圆木棒,让她“把手伸出来。”田某缩着手说,“那你打轻点。”教官象征性地轻轻点了一下。一旁的男生们“轰”地笑开了。

随后,一片“欢笑”气氛中,班主任刘运杰开玩笑地叫男同学们给这位教官“打油”,这是个亲昵的游戏,四个人各执一个人的四肢,在空中甩过来甩过去。学生们嘻嘻哈哈,站着没动,班主任开玩笑地说,“谁不上去等下就罚谁跑十个圈。”男生们吵闹着一拥而上。

冲突发生后,在学生们看来,政府通告抓住这点大做文章,而忽略了当时的环境和氛围,“明显是为了将责任推在学生和老师身上,包庇喝酒打人的教官。”

与此同时,县政府各级部门、单位召集开会,按照通告的内容通报事件经过,并告诫相关公职人员“不传谣”。

27日下午,因不满政府早上张贴的事件通告。愤怒的学生们撕下通告,一路从民族宾馆外来到县政府门外,“要个说法。”

在随后由政府相关人士主持召开的大会上,学生和家长们指出,他们不满告示中颠倒是非的错误表述,另一个主要原因是不满“暂停班主任职务”的处理决定。在这些普通百姓的逻辑中 “刘老师保护学生,这是他应该做的,为什么不表扬他,反而还要罚他?”

刘运杰三十一岁,在龙山县皇仓中学任职,教数学,在学生和家长中口碑不错。学生和家长来到县政府的第二天,皇仓中学校董事长陆继勇主持召开安抚会,他对学生和家长表达校方的歉意,“没有保护好学生。”但对于县政府发布的这版通告,他表示自己事先并不知情。

事实上,在第一时间知道政府的通告后,陆继勇也感到很不安,他发短信给主管教育的龙山县委常委、副县长王京海,小心翼翼地问这样把责任都推到老师和学生身上的说法,是不是“不合适”,但被以“要为国家大局着想”的说法给堵了回去。

“估计以后再没学校敢搞军训了”

这个夏天刚刚过去的高考,皇仓中学出尽风头。据校方统计,高考分数600分以上的就有54人,龙山县今年7个考上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的学生中,有5个是从皇仓中学毕业的。龙山县共有三所高中,其中以公立的龙山县高级中学最为知名。由私人出资兴建的皇仓中学次之。

学校操场上,军训仍然在进行,湘西州府吉首市紧急调换了一批教官过来。休息时间里,学生来医院看望受伤的同学,告诉他们“新来的教官人特别好,要之前的教官也像这样就好了。”

据内部人士透露,这次军训冲突事件中的教官由县人武部从退伍军人中招募,每人每天发工资两百块。军训以来,连日曝晒,大家多少有些怨气。加之素质原本就偏低,对他们的管教不严,“喝酒打人几乎是必然的,只是没想到这次闹得这么大。”

在军训之前,这群学生在假期中被要求补课近一个月,共交费1000元,包含补课费和军训费。但军训费用占多少比例,《中国新闻周刊》走访的学生和家长中无人知情。

27日晚上开始,一拨接一拨的学校、教育局领导和县政府相关人士,出现在刘运杰病床前。

县城不大,人和人之间拐几个弯,总能沾点亲。这些人以“亲戚”、“兄弟”的名义前来,劝刘运杰“就这么算了。”而后者有些莫名其妙,“我看他们都搞错了,根本没必要来安抚我的情绪。”他一再对《中国新闻周刊》这样表示。刘运杰躺在病床上,显得疲惫不堪。事情以不可控的速度发展,不断有人前来告诉他,“要相信政府。”

皇仓中学校长陆继勇的无奈和委屈或许并不比刘运杰少。处理刘运杰,就说明过错在老师和学生一方,也就是说,相比打人教官和军训的承训单位龙山县人武部,责任被认定为更多是在学校方面。

由于牵扯上人武部和军训制度,这件原本简单的事情,至此的处理变得尤其棘手。打人的教官据说暂时被控制起来,但没有人知道会怎么处罚他们。但这次事件后,龙山有官方人员私下里断言,“估计以后再没有学校敢搞军训了。”

据一位内部人士透露,军训打人教官目前被“控制”在位于县政府大院的长城宾馆,每天在这里接受调查,“不能随意进出。”《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来到长城宾馆,试图询问更多情况,但工作人员警惕地说,“不知道他们在这里。”

9月1日下午两点多,记者走访了龙山县人民武装部。人武部也位于县政府大院,一位姓梅的科长告诉记者,部队在新闻方面有严格的规定,人武部不能随意接受采访。“对新闻事件一概不发言,不表态。”他补充说,关于皇仓中学事件的所有相关消息,人武部都会通报县政府宣传部,“由他们统一发布。”

2日上午,《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联系了龙山县政府办主任田富荣。他告诉记者,皇仓中学军训事件的调查处理从8月28日已经全面重新启动。龙山县公安局、纪委监察局等几个部门联合介入调查此事。目前,公安局方面对事件真相的重新取证调查已经结束,整个调查进入追责阶段。“涉事教官、相关干部都要进行处分。”

田富荣说,由于涉事教官身份组成比较复杂,这一阶段的工作需要一些时间。据田富荣掌握的情况,参与军训的28名教官中,有两名分别是龙山县某乡镇武装部部长,由人武部直接作出处分决定。另有十多名教官退役后在龙山县各单位任职,分别由所在单位进行处分。还有5名教官退役后并无供职单位,属于农村户口,也即人们所说的“预备役”,这部分人由公安局根据涉事情况进行处罚。湖南省军区湘西吉首军分区也介入调查,作为皇仓中学军训承训单位,县人武部相关干部也将受到处分。

原计划5天内公布处理决定。但现在看来,离最后公布“可能还需要一点时间。”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675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