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官员“不问马列问大师”:多人系王林拥趸

部分官员“不问马列问大师”:多人系王林拥趸

近日,南京玄奘寺方丈释传真的微信朋友圈热闹异常,他以“杨卫泽密集地到寺庙拜佛之谜”为题,在朋友圈开始了连续写作,据南方周末报道,释传真的官员朋友并不止杨卫泽一人,人数之多令人咂舌。

这些年来,部分官员“不问马列问大师”,早已不是秘密。在诸多媒体的公开报道中,不少贪官更是成为这种“文化”的追捧者,也有不少落马官员曾被大师指点。

释传真大师送季建业“提拔”

“提拔”,即鞋拔子。

在南京,释传真是颇有名气的和尚。他是南京市佛教协会副会长,也是市政协委员。释传真送“提拔”给季建业做纪念品。并对其说这是仕途的好帮手、生活的好伴侣。结果第二天(2013年10月17日)季建业就被中纪委宣布调查。

网友笑称,确实被“提拔”走了,只是被中纪委“提拔”到党中央去了。此后,释传真送的“提拔”也变成了笑话。

“大师”王林为刘志军寻“靠山石”

王林,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成名的气功师。这位曾经声名如雷、不可一世的“气功大师”结交了不少官员,并为他们“出谋划策、指点迷津”。

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与王林是熟识,王林对刘志军说要帮他办公室弄一块靠山石,“保你一辈子不倒”。刘志军对此深信不疑,在办公室里布置了“靠山石”,但这块“靠山石”并不靠谱,刘志军最终还是落马了。

原江西省政协副主席、统战部长宋晨光也是王林大师的一大拥趸,把王林当成能给自己带来吉祥鸿运的“神秘大师”,议事决策都向王林讨教意见,视王林为其仕途上的“智囊”。

不过在2012年,宋晨光也“倒下”了。

风水“大师”为李春城主坟做道场

四川省委原副书记李春城对封建迷信也“情有独钟”,2014年,在对其查实的五宗罪中,“滥用职权进行封建迷信活动,造成国家财政资金巨额损失”一项罪名赫然在列。

李春城曾将家里老人坟墓迁往成都都江堰,聘请风水先生做道场等花费千万元。在成都一重大投资项目,在该企业接连出现不利突发事件后,李春城也曾安排道士做法驱邪。

双规前“大师”电话中预测“没事”

被称为“河北第一秘”的河北省国税局原局长李真也是“不信马列信鬼神”队伍中的一员。在仕途升迁过程中,李真曾多次找“大师”算命,卜问仕途和“钱程”,大师说的合其心意时,李真会给其大笔钱财作为奖励。

在2000年3月1日,其被“双规”前夕,草木皆兵的李真电话咨询“大师”,问自己此时去省委开会是否会有事,“大师”曾向其保证没事,而当天,正是李真被“双规”的日子。

风水大师建议推门楼为“避邪”

风水,指的是住宅、坟地等所处的地理位置,如地脉、山水的走向等。 广东省清远市原公安局原局长周伟煌,其前任局长因贪污受贿被绳之以法。周伟煌认为,前任被抓是因为公安局的大门建得不正。

为了“避邪”,他特意请风水先生现场勘察,随后把原来的门楼推倒,花钱重新修了一个。“重修”也没能摆脱其前任的命运。2000年,周伟煌因巨额受贿而被送上法庭。

“大师”卜算胡建学命里缺桥

山东省泰安市原市委书记胡建学。 “大师”预测其可当副总理,但命里缺桥,因此他下令将已按计划施工的国道改道,使其穿越一座水库,顺理成章地在水库上架起一座“岱湖桥”,寓意“带”其飞黄腾达。1996年,胡建学便成为阶下囚,“岱湖桥”遂被戏称为“逮胡桥”。

风水“大师”为县领导补风水

上世纪90年代,时任山西吕梁交口县县委书记的房吉华、县长李来福请风水师看“风水”。一番勘察下来,风水师称县委大院“风水”不好,破解之道是在比县委大院低的地方重修看守所、在县城里兴修牌楼,在县委大院的中心和四角埋下“镇邪物”和“升官符”等。

在风水师的指点下,夜深后,数十人跪于香案前,在县委大院内埋下桃木弓箭、铜镜、升官符等物件;同时还以各种借口重建看守所、新修牌楼,并在县委大院房顶上砌了一垛无用的女儿墙,目的是高出其他建筑物一头。事后,涉事县领导被纪检部门处理,书记县长均被降职。

新京报新媒体编辑 杨敏 实习生 张恒

资料来源:新华网、新京报、北京晚报、南方周末等

(原标题:【盘点】落马前大师给他们支过什么招儿?)

编辑:SN153


日本人质交换何以谈不成?

这次看似很有希望的交换,何以最终如此惨淡收场?ISIS、约旦、日本政府的“底价”看似接近,实则差异很大。


良心大厨不是一碗心灵鸡汤

道德底线一再沉沦的社会,缺德已经不是新闻,人们对坑蒙拐骗已经见惯不怪变得麻木,觉得短斤缺两才是常态,用鸡架当鸡肉才是正常的人性,为了利益出卖良心才是现实,哪一天突然看到有个厨师竟然不与这种潜规则为伍,甚至为了坚守良心而不惜被炒掉时,就当成了大新闻。


咀嚼痛苦

多年之后,偶遇她的父亲,那父亲神色黯然,说女孩已经不在了。我大吃一惊,心中浮现出她充满青春活力的娇憨样子,不敢相信她已撒手人寰。她的死竟是如此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罚款降得住广场舞吗?

“广场舞本无错,错的是高噪音。既然国家标准是55分贝,超了后警察为什么不能治安处罚或拘留?”可见,噪音污染的标准早就有了,广场舞在法定的标准内进行,不论你我喜欢与否,都得允许那些大妈们尽情去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