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警察与讨薪死者家属讨价还价协商:像卖白菜

太原警察与讨薪死者家属讨价还价协商:像卖白菜

事发现场一名身穿警服的男子疑似用脚踩着女农民工周秀云的头发(2014年12月13日摄)。
事发现场一名身穿警服的男子疑似用脚踩着女农民工周秀云的头发(2014年12月13日摄)。

日前,央视采访公安局内被警察踩头发的死亡讨薪农妇家人。曝出一段录音,系太原公安局小店分局副局长杨林与死者家属商讨赔偿事宜过程。

杨林:该给的,那我尽我最大的努力,咱们沟通,这就跟卖白菜一样的,你讨价还价,你觉得合理,我觉得合理,就行了,肯定要得到合理的赔偿金。

【早前报道】太原讨薪死者工友跑2公里保住警察打人关键证据

春节前去讨薪,她却死在了警察的脚底下。周秀云,周口郸城的民工,不幸中的万幸,一个屏幕摔坏的手机记录下了这令人发指的事件,网络上爆出的一则“警察打死讨薪女民工,倒地后仍遭脚踩头发”消息,迅速引爆全国舆论。

她死后第4天,拖欠的2.9万工钱拿到手了,“被挤牙膏”,第13天,太原检察院对涉案民警王文军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21天后,太原市召开新闻发布会,太原市公安局长汪凡代表太原市公安局向受害人家属和社会道歉。

1月5日,在死者家属的指定下,尸体鉴定工作由湖北省医学院鉴定中心负责执行。尸检前,她的丈夫王友志、儿子王奎林长跪不起,失声痛哭,“原谅我们吧,没能保护好你!”

郑州晚报记者石闯山西太原报道

周秀云生前照片

平常她就是一个女汉子

“我对不起爱人,享了她25年福,却没让她过上一天好日子。”昨日上午,在武警山西总队医院门诊部8楼病房里,47岁的周口郸城虎岗乡农场职工王友志,提起已经逝去25天的妻子周秀云泣不成声。

周秀云比丈夫大5个月,由于丈夫兄弟姐妹多,家庭贫寒,她就早早地挑起了家庭重担。“平常七八亩地,掰玉米、种麦子等农活儿,几乎都是她干的,不让我掺和,以便让我在外安心打工。”王友志说,妻子非常能干,“做饭刷碗、洗衣叠被等家务活也包了,她心疼我,晚上总是打好水,还给我洗脚。”

他说,自己和爱人膝下有一儿一女。女儿王倩24岁了,去年6月从安徽宣城职业技术学院大专毕业,目前在郑州一家工程监理公司做文员。儿子王奎林21岁,高中没读完就辍学打工了。

王奎林说,母亲身板硬朗,干活麻利,感冒发烧都很少有,别说什么大病了,完全顶得上一男劳力。“平常我们干啥,俺妈也干啥,就是一个女汉子。”他说,劝过母亲让她歇歇,但她总说,“儿女都没成家,连个对象也没,得使劲儿攒钱才行。”

王倩怀抱母亲周秀云的遗像泣不成声。

讨薪不成反被民警踩在脚下

“去年过了正月十五,我和爱人、儿子一道来到了太原打工。”王友志说,之前联系了一个熟悉的包工头,在太原几个工地上找了一些木工活儿干,“我年纪大,一些老乡让帮助找活,平时就带着他们”。

然而,外面打工的日子,饥一顿饱一顿,有时还没活儿干。因此,历经刮风下雨、风吹日晒后,也没挣到手多少钱,且几乎每个工地都拖欠工友工钱。去年10月中旬,王友志带妻子、儿子及10名工友在太原市龙城大街山西四建龙瑞苑项目找到活儿后,他领着干了一个多月,不料,还是拖欠了2.9万元工钱。

去年12月8日,工地包工头答应12月15日全部结清,但由于之前对方多次失信,因此12月13日下午,王友志就让儿子和工友一块儿去项目部催问,“停工10多天了,老等不是办法”。谁知,却出了大事。

当天下午4点多,王奎林和三名工友李康、孟林、徐前进一块去询问,当时王奎林走得快一些,结果到了门口与值班保安发生了争执、推搡,随后保安报警,王奎林叫来了父母。

工友李康回忆称,5点左右,龙城派出所一辆警车四个警察过来了,胖警察王文军用方言和保安队长说了几句话,就说他们骂骂咧咧,称几个是犯罪嫌疑人,并用手铐铐他,他反应快躲过了,王友志见状上前,“你要铐就铐我”。另一名工友孟林拍摄的手机录像显示,王文军把王友志按倒在地,反铐了王友志。

孟林说,王友志被铐后,和王奎林、李康、王成(也是工友)一起被押上面包车,周秀云看丈夫被铐就去拦王文军,但被一把推开。周秀云起身后拉住王文军,“王文军说你松不松手,周秀云说不问清楚,又没犯法,为啥铐人”。“王文军说,“对犯罪分子不需要客气”,就把周秀云按倒,一个膝盖顶在胸部。

此后,周秀云拉住王文军警裤,把一个口袋拉烂了,王文军揪着周秀云头发不放。王奎林称,他在警车上看到王文军把母亲的头部“按到了肚子上”。不久,周秀云倒地不起。孟林介绍,王文军一只脚踩着周秀云头发,一直打电话。“零下10多度天气,他就那么狠心,我用手机录了下来。”孟林说,民警发现有人拍照,收了三四部手机,而他向西跑了一两公里,才甩掉了两名追赶的警察,保存了关键的证据。

死后13天涉案民警才被立案调查

“面包车上坐了4个民警,我、爱人、儿子及两名工友5个人,被拉到派出所院里。”王友志称,妻子当时动弹不得,是被硬塞进车里的,“我看不对劲儿,问了妻子一句,就被一名民警扇了一耳光。”随后,他们5人分别被关进不同的房间内,他们对我拳打脚踢,事后,自己被检查得知6根肋骨断裂。

可是在当时,王友志顾不得疼痛,他最放心不下的是妻子。“晚上,民警来来往往,我喊破了嗓子,央求他们,可是就没有一个搭理我,很冷漠,在全国都没见过这样的警察,像地狱一样,生不如死。”

12月14日凌晨3点49分许,王友志被民警放了出来,他说,小店区一名副局长给他商谈处理“善后事宜”,这让他糊涂了,询问啥是善后处理,对方平静地称,“你妻子走了。”“我一听顿时瘫软到了地上。”

由于妻子的死因成谜,当晚他和儿子等就赶到了武警山西总队医院的太平间里,看到妻子冰冷的尸体,再也掩饰不住悲愤之情,号啕大哭起来。接下来几天,小店区公安分局杨姓副局长带着律师与家属谈“善后”,丧葬费等共计赔偿50多万元,后来还通过中间人一度增加到百万元,但都被家属拒绝。

“我们到各级部门上访,但行踪却被跟踪,上访后还是被拉到派出所,遭到警察威胁。”王奎林称,为了给母亲讨个说法,他们去了不少部门,但大多杳无音信,也无人联系他们,使他们心灰意冷。12月20日,一名亲属将周秀云的相关视频及遭遇发到了网络上, 12月26日,终于引起网络媒体关注,当晚,太原市公安局通报称:“目前,检察机关已根据前期调查情况,对涉案民警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公安机关将全面配合检察机关工作,对民警违法违纪问题,坚决依法依纪严肃处理,绝不姑息。”

从事发到立案,这一切来得非常不容易,推迟了整整13天,但还是来了。

尸检前丈夫儿子长跪不起失声痛哭

那么,事发当晚到底发生了什么,身体原本硬朗的周秀云是怎么死的?昨日上午,记者看到了一份太原市急救中心病危通知书,显示当天18时27分龙城派出所民警报警,称患者10余分钟前突然意识不清,呼之不应。

武警山西总队医院的急诊医生在龙城派出所对周秀云进行半个多小时急救,但诊断结果是呼吸心跳骤停,人已死亡。在周秀云的病历手册上,姓名一栏填“女”,姓名也是无名氏,令人生疑。“妻子发生这么大事,我们却被关着,蒙在鼓里,不能救她,也不能见她最后一面,钻心地痛啊。”王友志说。

前日下午,来自湖北的法医鉴定团队8人开始对周秀云尸体进行解剖。“来的时候,是一个活蹦乱跳的人,走的时候却是一具冷冰冰的尸体,我们对不住她啊。”王友志说,在尸检前,他和儿子、女儿面对周秀云的尸体长跪不起,失声痛哭,“原谅我们吧,没能好好保护你!”一言一语,令在场的人唏嘘落泪。

编辑:SN069


我不是查理,你不是奶茶

如果不是发生这么惨烈的事件,我想《查理周刊》所扮演的还是那样的小报角色,用夸张的漫画和极端的观点,讽刺一切看不惯的事物。围绕着章泽天的,同样是言论自由的边界。在私人的精神世界中,意淫无罪,辱骂无辜;但在公共的话语空间里,言论有底线,批评有原则。


跨年表情

在我们迎接新年的喜庆气氛中,令人痛心的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上海踩踏、哈尔滨大火、亚航失联……面对这些突如其来的的惨剧,我们为逝者默哀,为伤者祈福。总结过去,展望未来,我们不说新年快乐,只愿新的一年你我平安,生活如意。


政府与企业不能只打口水战

一边是政府,另一方面是央企二级单位,竟然也像是小孩子一般吵了起来。一方面,政府只让企业道歉,却不说处罚,更不提诉讼;另一方面,企业也给政府部门以“还击”。双方都陶醉于于这样的论战之中,不亦乐乎,以至于把最重要的常识也忘了——依法行政、依法办事。


凤凰男娶不到安娜

凤凰男,王贵能娶到安娜的时代已经不在。婚姻必须是两情相悦,而不是她,甚至你的岳父母不断为你付出。如果你真正优秀,完全有能力承担孝敬父母,补偿家族的重任,如果你不能,就别祸害人家女孩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