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执法车深夜遭枪击 玻璃上留5个弹孔(图)

济南执法车深夜遭枪击 玻璃上留5个弹孔(图)

被枪击的执法车。被枪击的执法车。

原标题:济南高新区一查扬尘执法车深夜遭枪击,谁在使坏?

查封扬尘污染严重的石料厂后,一夜之间,执法车后窗玻璃被枪击,济南市高新区国土资源执法监察大队最近遭遇一件郁闷事,执法人员怀疑遭人报复,但苦无监控视频,难以确认是谁下的“黑手”。

两辆执法车夜里被枪击

3月17日早上,济南市高新区国土资源执法监察大队副队长杨志来到单位,推开大门就发现有点不对劲。停放在大院里的两辆依维柯执法车后窗玻璃上突然出现好几个圆孔。

杨志走近观察,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这不会是用高压气枪打的吧?遗留在车内的小钢珠证明了杨志的猜测,两辆执法车四块玻璃上留下了5个圆孔。

“这究竟是谁干的?”阴影顿时笼罩在监察大队20多号人的心头。

“是不是昨天我们去查封那些小石料厂的人干的?”有人怀疑。16日,巨野河办事处联合高新区国土资源执法监察大队、城管执法局、环保局等单位,对6家小石料厂联合执法,在一家石料厂内,双方产生言语冲突,虽然最后将石料厂里的制砂机成功拆除,但过程并不顺利。

“石料厂设备刚拆除完,车子就被搞成这个样子,这也太巧了吧?”队员们揣测,但手头并没有证据。高新区国土资源执法监察大队位于孙村永兴路上,两扇不高的铁门很容易翻过来,由于条件有限,这里并没有安装监控。杨志说,虽然有队员值班,但气枪的声响不大,所以在晚上并没听到什么响动。

17日,执法大队向孙村派出所报了案,但由于没有监控,调查并不顺利。

“这大概是有人想警告我们一下吧。”大队长李殿波推测,“干我们这行不可避免会得罪人,以前遇到的事情多了,但这次找上门来了,真是太嚣张!”

执法频遭暴力 冲突时有发生

21日,记者和监察大队工作人员来到枪击前一天拆除的一家小石料厂。这家石料厂位于东枣园村村南。这是那天拆除的6家石料厂中的一家。

“这处石料厂属于非法占地经营,之前我们曾对其进行过拆除,但不久他们又重新恢复了生产。在近期联合执法行动中,我们又下达了停产通知,但这家石料厂置若罔闻,所以只能强制拆除。”杨志告诉记者。

车刚停下,记者就看到一阵风刮过,石料厂内飞起一片扬尘,一辆铲车正在装运沙子。在沙堆的东侧是一架被破坏的制砂机,主体部分四分五裂。

“相比一般石料厂里的磕石机,这台制砂机产生的扬尘污染更重,一旦工作起来,周围尘沙漫天飞,呼吸都困难。”杨志表示。

正值中午,在稍显平静的石料厂内,记者难以体会其中暗藏的波动。在高新区管辖范围,这样的非法小石料厂其实并不在少数。这几年来随着打击力度加大,有的被彻底取缔,但由于设备简易、投资少,很快便会死灰复燃。而在国土执法部门与这些小石料厂的“猫鼠游戏”中,冲突在所难免。

杨志给记者播放了去年6月13日晚上的一段执法视频。这是高新区和章丘交界的张家村一处小石料厂,一辆挖掘机正在作业,几名不明身份的人挥舞着木棍推搡着执法人员,口中污言秽语不断,其中一人抡着棍子朝一名执法人员头上砸去,要不是被旁边的人拉开,后果不堪设想。

杨志告诉记者,在这次执法过程中,共有3名工作人员受轻伤,他的左肩也有软组织损伤。

高新区石料厂曾被环保部“狠批”

记者了解到,在去年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之前,环保部华东督查中心曾“暗访”过高新区的小石料厂,发现扬尘污染十分严重。

“有些区域土小企业污染比较严重,高新区巨野河、孙村等区域有40多家非法小采石企业,环保、国土等部门也曾多次取缔,但仍死灰复燃、屡禁不止。这些企业基本上是露天生产,没有防护措施,在几个区域内扬尘污染是比较严重的。”去年9月1日,环保部华东督查中心在经过半个月排查后,向济南市反馈意见。

“中心城区内及主要交通干线两侧两公里可视范围内,不得新建石灰窑、石子厂、砖瓦厂。已建成的,由有审批权的人民政府责令限期关停。”济南市高新区环保分局副局长朱春晖之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按照2012年实施的《济南市大气污染防治条例》,这些石料厂并不符合规定。

记者去年也曾跟随执法人员前往高新区的几处小石料厂进行取缔工作。它们一般位于城乡接合部,有的隐藏在村中,不仅造成十分严重的扬尘污染,也存在安全隐患,频繁来往的运输车对附近居民来说无异于“马路杀手”。有的小石料厂对附近山体造成严重损坏,更是破坏了生态环境。

李殿波告诉记者,自从啄木鸟行动后,他们对辖区内小石料厂的检查和取缔更加频繁,暴力阻挠拆除的行为很难避免。

去年9月9日,济南市大气污染防治督查组在市中区大庙屯附近一处渣土场暗访被围殴。今年2月28日晚上,市中区渣土办夜查九曲附近“黑渣土场”时,再次遭遇暴力抗法。据济南市公安局披露,2015年以来,济南市共发生阻碍执行职务类案件182起。其中,刑事案件36起,刑事拘留56人。2015年检察院共批捕14件19人,受理审查起诉29件40人。

(生活日报 记者 赵冉)


日本与中国到底谁在威胁谁?

就在日本国会开始审议外交和安全保障相关法案及预算前夕,日本防卫省防卫研究所抛出以“扩大的人民解放军的活动范围与其战略”为副标题的《中国安全战略报告2016》,每一章题目都极具渲染效果。


从头再来,新的牛市呼之欲出

不久前公布的胡润富豪榜显示,北京已成为世界上亿万富豪最多的城市,而分析中国亿万富翁去年人数激增的原因,据说就是股市造富运动,尽管随后中国股市崩盘,但中国的超级富豪们几乎毫发无损,挺了过来。


中国的“鬼城”怎么产生的?

空置率过高、荒无人烟、一到夜晚就漆黑一片、让人不寒而栗……中国的“鬼城”,是快速城市化的产物,警示我们反思中国的财政体制、政绩观以及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关系。


我们的欲望与能力能否平衡?

如果有了一个欲望,然后通过自己的能力或者外部提供的条件满足这个欲望,你会有一种幸福感;当这个平衡被打破,你会感觉到痛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